网易回港上市收获4458亿港元市值丁磊身家逼近2000亿丰亿娱乐手机在线
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-06-12 来源:本站 点击:

  cc娱乐官网

  6月11日,网易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,股份代码09999,开盘报133港元/股,截至当日收盘,股价收于130港元/股,上涨5.69%,总市值达4458亿港元。网易5月25日持股显示,丁磊持有44.7%的股份,以此计算,丁磊身家达1993亿港元,约合人民币1819亿元。

  时隔20年,丁磊把网易从纳斯达克带到了港交所。网易也成为继阿里巴巴后,第二批既保留美股身份又拥有港股代码的中概股之一。这次丁磊并未亲自赴港敲锣,而是在杭州上市庆典现场与8位“热爱者”一起登台完成“云敲锣”。丁磊表示:“在香港上市是网易全新的起点。”对于网易在港上市的原因,网易方面表示,为公司提供更多进入资本市场的机会,特别是亚洲资本市场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网易此次预计筹资总额为210.92亿港元,是今年以来香港融资规模最大的公开发行。在公开招股期间,参与认购的总金额近5000亿港元。面向机构投资者的国际发售部分获得了14倍认购,面向散户投资者的香港公开发售部分获得了360.53倍认购,创香港联交所二次上市互联网公司中最高认购纪录。截至6月10日,网易美股股价424.98美元/每股,市值547.6亿美元。以此计算,丁磊身家超过260亿美元,这还不算6月11日在港股上市之后的身家。

  有人说丁磊很“佛系”,网易很“慢”。最初腾讯做游戏时,曾向网易模式取经,腾讯后来居上。不仅龙头业务游戏不是第一,网易云音乐、网易严选、网易有道,对应的在线音乐、电商、在线教育等细分领域中,网易都不是第一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网易的存在印证了一种模式:不做大平台,只做好产品一样可以活得很好。只是在新的资本市场里,除了游戏,网易还需要另一棵大树。

  吴晓波撰写的《激荡三十年:中国企业 1978~2008》里,这样描述1997年:在晦明不定的1997年,还是有令人兴奋的商业事件发生。值得记住的起码有两件:第一件当然还是出现在互联网产业,丁磊、王志东和张朝阳三个年轻人把中国带进了“互联网元年”。

  那一年,辞去宁波电信局工作后,义无反顾去了广州闯荡的丁磊,在一间7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创办了网易。丁磊的想法很简单,如果人们要在互联网上联系,就一定要有自己的“房间”和“信箱”。于是他写出了第一个中文个人主页服务系统和免费邮箱系统,至于网站域名,他想到用数字163来表示。接着,丁磊顺势转型,将网易改造成了一个类似雅虎的门户网站。

  1998年5月,在CNNIC公布的全国中文网站排名中,网易名列首位。“华尔街的投资人在我们门口排队,他们抢着要给我们钱。那时候是1998年年中,我们公司才10个人左右。我们除了会写软件,什么也不会做。”丁磊曾对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回忆道,当古老的中国遇到崭新的互联网,前所未有的商业奇迹就此催生。

  一切都向着纳斯达克冲刺,新浪、搜狐、网易三大门户的地位也自此确立。2000年6月30日,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交易。

  快速前进的丁磊,很快尝到了快速坠落的滋味。2000年,互联网泡沫已到了全线破灭的前夜,相关企业股价狂泻不止。到2001年,网易全年净亏损上升到2040万美元,其股价一度跌破1美元。纳斯达克以财务报表存在疑点为由,宣布网易股票被暂停交易。

  外患时偏遇内忧,当时,网易引进的CEO黎景辉与丁磊陷入内部权斗,前者的“派系”甚至试图赶走丁磊。直至丁磊以绝对控股权重新翻盘上阵,黎景辉离职。

  丁磊后来回忆:“其实那段时间很迷茫,连卖掉网易的心都有过。不卖的原因也不是说我不卖,而是我们财务审计出了问题,人家不肯买了。”

  在谈及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时,丁磊觉得,除了支持他创业的父母,其次就是段永平(步步高、小霸王的创办者)。

  当丁磊纠结要不要出售网易时,段永平反问他:“你卖了公司干吗?”丁磊说:“我卖了公司有钱再开一家公司。”段永平笑了:“你现在不就在做一家公司,为什么不做好呢?”听了这话以后,丁磊如大梦初醒。

  拯救网易的,是网络游戏。2000年,网易曾为游戏《石器时代》架设联运服务器,这让丁磊看到了把网易庞大的免费用户变为付费用户的希望。他亲自赶赴美国与游戏公司谈判,想代理索尼和EA公司的两款游戏,但吃了闭门羹。

  也是2000年初,陈天桥(游戏公司盛大创始人)和丁磊几乎同时看到游戏的潜力,陈天桥立马去韩国代理了一款游戏,立刻引爆了市场。这让陈天桥在31岁就成了中国最年轻的首富。

  丁磊在遭到美国公司的拒绝后,将视线投向国内,收购了现金流快要枯竭的天夏科技,选择《西游记》开始自主研发游戏,并请周星驰当代言人。

  “大话西游”首推时,当时的报纸曾报道,“笑星周星驰与网络英雄丁磊并肩而坐的样子,很难让人分清到底是网络走向了娱乐,还是娱乐进入了网络。总之,现在大话西游成了可以在互联网上玩的游戏。”“玩家托生于这个游戏世界里的使命,就是寻找传说中草药挪用5名取经人。路上千难万险,爱恨情仇交错。尝试过的玩家说,此游戏玩法系统极为丰富,多达12类,画面华丽,实好游戏也。”

  接着推出的“大线”游戏延续了《大话西游》电影的命运,从此,“大话西游”系列成为网易经久不衰的游戏,也成为游戏行业一款经典之作。

  2002年,网易在纳斯达克重新恢复交易,网易接连打造的《梦幻西游》《天下》《倩女幽魂》均是高人气游戏。

  这个“自称跌倒了也要抓一把沙子”的宁波青年终于熬出了头,从2002年第二季度起,网易首次实现净盈利,网易股票开始领涨纳斯达克。2003年,网易股价升至70.27美元/股的历史高点,丁磊的身价也超过50亿元人民币,年仅32岁的他成为靠互联网做成“中国第一富豪”的创业者。

  从那以后,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里最 耀眼的明星们,也由张瑞敏、王石等传统领域的老板,逐渐变为互联网世界的新贵。经过纳斯达克一役,正值而立之年的丁磊心态变了。在复盘2001年的网络泡沫危机时,丁磊承认跟自己年轻不会用人大有关系。他也坦言,当年是由于自己年轻好胜,而且缺乏引导,才导致网易还没有找到商业模式就上市。

  在腾讯正式决定进入游戏行业时,曾纠结过是选择盛大模式还是网易模式。当时的游戏行业主要有两种模式,盛大将开发、运营分列管理,网易则合二为一,实行项目制。最终腾讯选择了网易模式。

  2005年,中国的网络游戏产业规模达到61亿元,同比增长51%,盛大、网易、九城问鼎游戏公司前三强。以自主研发为主的网易,市场份额从11%猛增到22%。

  2008年,掌握着QQ入口的腾讯在游戏版图中强势崛起。2010年一季度,腾讯的游戏市场份额超越盛大,加上网易三家共占据了62%市场。当年三季度,网易拿下《魔兽世界》代理权,成为行业第二。腾讯第一、网易第二的格局延续至今。

  从股价走势上看,近7年网易股价走势总体呈上升态势。2018年,国内游戏行业遭遇了版号和总量调整问题,游戏行业遇冷,当年的行业增速仅有5.3%。网易的股价从2017年高峰的近360美元跌到177美元。2018年,腾讯的股价也下跌明显,到了2019年才逐渐回暖,行业增速恢复到7.7%。

  直到现在,游戏仍是网易的第一大“现金奶牛”。从净收入上看,2017~2019年,网易的在线亿元,对应收入占全公司净收入比重分别高达81.6%、78.5%和78.4%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,网易今年一季度在线游戏占全公司净收入的比重为79.2%。

  根据App Annie的数据,按2019年iOS及Google Play综合用户支出计算,网易是全球第二大移动游戏公司,腾讯位列第一。

  行业第二和第一的差距有多大?2019年,腾讯的网络游戏收入为1147亿元,而网易2019年游戏板块的净收入是464.23亿元,还不到前者的一半。

  在国内市场,第一名的优势很明显。易观发布的《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20》显示,2019年,腾讯游戏占据51.86%的市场份额;而网易游戏由于只在《梦幻西游》《阴阳师》等长线产品的持续运营的基础上,只占据15.81%的市场份额,位列第二。

  在国际市场,第二名与第一名的收入差距亦显著。网易2019年在线年四季度海外游戏的收入占网络游戏收入的23%。

  单从数据上看,“老二”网易和“老大”腾讯之间,还有不小的距离。不过,业内普遍认为,网易游戏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自主研发能力,某些赛道上甚至优于腾讯。

  如今,和其他互联网霸主们比起来,网易终究没有长成一家“巨无霸平台”,而与它们不同的是,丁磊始终没有大幅稀释自己的股权。他的股权始终在40%以上,在他牢牢掌控下的网易,也让这家公司“很丁磊”。

  有人说看不懂网易的速度,丁磊回应称:“对互联网而言,慢好像是原罪。但快餐吃太多,人很容易失去感知美好的能力。网易从来不怕慢,不急着融资,不赶着赚钱。相反,我们寻找更聪明的钱,挑选更挑剔的用户。”

  在丁磊看来,网易早就确定了精品战略。“这是我们在竞争、困境之中作出的正确选择。精品意味着持久钻研、洞悉人心、精雕细琢,这些都急不得。”

  “不怕慢”的网易的确错过很多风口,但也避开了很多雷区。“像共享单车,在高密度、高容量的投放下,用户的选择变多,且易受气候影响。在没弄清楚商业模式的核心问题时,没有必要赶风口。”丁磊在接受吴晓波采访时说,“网易的核心能力就是在熟悉的领域做好自己的事,不熟的事情,一律不碰。”

  其实,丁磊不是没碰过不熟悉的事情,从邮箱、游戏到即时通讯、直播、动漫、电商、音乐、教育,甚至养猪,他跨的界还少吗。只是碰了以后,只要发现是需要持续“烧钱”才能换来市场占有率的产品,就会被丁磊坚决地“断舍离”。

  2013年,丁磊做“易信”对抗微信,“我们要拉住腾讯这匹脱缰的野马”。可易信还是输了。再后来,他曾看好网易电影票业务,在没有看到千万级用户的可能性后,也束之高阁了。2018年12月,网易漫画卖给了B站。网易薄荷直播也在2018年12月停止官方渠道APP下载。2019年3月,网易云课堂等杭州教育事业部并入了网易有道。

  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丁磊曾立下豪迈的flag:“希望未来三到五年,网易考拉海购可以达到500亿到1000亿元规模,在电商战场再造一个网易。”但电商是一个需要持续“烧钱”的业务,这并不符合网易一贯偏好的稳健风格。

  在外界看来,网易电商业务虽然表现突出,但是快速发展也给网易带来了不小的资金压力。比如,电子商务服务成本一项,其费用就从2015年的11亿元,上涨到2016年的40亿元,再到2017年的105亿元。

  在网易2019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网易高层对跨境电商的态度相当微妙。整个提问环节,网易的重心似乎都聚焦在游戏及网易云音乐等创新业务。至于网易考拉,网易CFO杨昭烜透露,电商业务需要在增长速度和电商盈利模式两者之间达到平衡,2019年会更自律地达成这种平衡。“我们并不支持用不惜亏损来换取快速增长的模式,这一点一直都贯穿公司发展的始终。”

  果然,到了2019年9月,跨境电商“网易考拉”(现已更名为考拉海购)也作价20亿美元卖给阿里巴巴,网易保留“严选”这一“小而美”的电商业务。与此同时,网易云音乐还接受了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7亿美元的投资。尝试过那么多业务后,丁磊还是带着网易回到了熟悉的内容赛道。

  结合现在的市场环境,网易、阿里等中概股回港股上市,外界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是,是否会从美股摘牌?以及公司回归港股是否为了回避有关财务造假的潜在质疑?对此,网易方面回应:不管是美股还是港股市场监管都非常完善,上市公司面对监管机构的严格把关,此次能成功在港上市也反映监管机构对网易的肯定;而公司仍继续在美国上市,不存在“回避”情況。

  据估算,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20年以来,股价增长逾90倍,年化回报率达25.8%,算入派发股息的持股整体年化回报高达26.2%,被称为互联网行业的“茅台”。公开信息显示,网易20年动态市盈率约为23.17倍,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已经连续6年每个季度为股东分红。

 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以腾讯、美团为代表,加上阿里回归港股以后的表现,可以说给网易打了强心剂。从网易本身来看,网易虽然是一家综合性的科技公司,但游戏仍然为主业。从某种程度来说,游戏为主业支撑的概念,在美股很难得到很好的长期支撑。

  而回到港股,从目前来看,机构态度都相对看好。记者采访多位券商人士,目前对网易的看法多是认为其基本盘优异,上市后估值提升的概率较大。机构普遍认为对于网易要长线看待。

  只是在港股上市后,除了游戏,网易还需要一个新增长点。目前,网易教育板块“有道”为公司贡献净收入的比例,从2017年的1%到2018年的1.4%,2019年为2.2%,增速缓慢且比重非常小。网易云音乐、网易严选、网易新闻、网易邮箱、网易CC直播、网易门户网站共同组成网易的“创新业务及其他”,这个板块2017年~2019年贡献净收入的占比分别为17.4%、20.1%和19.4%,2020年一季度净收入占比为17.6%。

  这些业务板块,均不足以与网易游戏相比肩,让公司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“综合类科技公司”,而不仅是一家游戏厂商。

  从网易赴港IPO的募资用途来看,丁磊也在寻求新的突破。按照每股发售价126港元的指标来计算,网易预计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212.79亿港元,假设超额配股权全部被行使,则约为244.868亿港元。其中45%将用于全球化战略,扩大网易游戏的海外影响力,并发展智能教育及其他创新业务。另外的45%将用于创新推动,“研发方向将继续专注将商业上可行的技术引入特定的应用场景”。

  张毅认为,网易未来的增长点还是在数字娱乐方面,长期来看,回归港股以后,网易要做的最重要的事,就是把游戏营收占比慢慢稀释,做到营收结构更加多元化。

  资深游戏人、伽马数据首席分析师王旭对记者表示,在众多细分领域里,网易虽然不是第一,但其产品特色鲜明,总能在强大的对手面前活得坚挺,这是值得多数企业研究的。“网易的教育可能成为下一个增长点,因为这个领域远未定局。”

  实际上,对于丁磊来说,网易有道独立上市以后,在资本之路上,网易下一个有可能上市的业务就是网易云音乐。对于未来网易是否会分拆其他业务,网易方面表示,目前的关注点在于香港二次上市。无论是对于一个成熟的市场,还是一个成熟的业务,只要条件成熟,网易持开放态度。

  29岁就带领网易首次上市的丁磊相信年轻的力量,他说,如今网易的员工超2万人,平均年龄一直保持在29岁以内。另一方面,他也笃信稳健的力量。“从2018年开始一连串的组织架构调整,让网易更专注和聚焦在一些赛道上。这让我们在今天的全球性危机中不至于太被动。”丁磊此前说过。不过,年轻人的新锐和中年人的稳健,如果能同时具备,那就太幸福了。

  
【评论】【加入收藏夹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